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堂馆故居

明代官吏夏天官那些事--探索坪山镇夏天官故居

时间:2017/8/1 15:35:16   会员名:夏氏宗亲网   来源:垫江日报   阅读:183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  夏天官故居前的自生桥    红圈处为夏天官故居所在地    夏天官故居的石阶    记者向村民了解夏天官故居的情况    记者邱成泉实习记者代莉/文首席摄影记者孙凯芳/图    一夜的春雷惊醒了霏霏春雨。3月20日一大早,“长寿...
明代官吏夏天官那些事--探索坪山镇夏天官故居
  夏天官故居前的自生桥

明代官吏夏天官那些事--探索坪山镇夏天官故居
  
  红圈处为夏天官故居所在地

明代官吏夏天官那些事--探索坪山镇夏天官故居
  
  夏天官故居的石阶

明代官吏夏天官那些事--探索坪山镇夏天官故居  

  记者向村民了解夏天官故居的情况
  
  记者邱成泉实习记者代莉/文首席摄影记者孙凯芳/图
  
  一夜的春雷惊醒了霏霏春雨。3月20日一大早,“长寿湖畔乡镇行”采访组抵达历史文化底蕴深厚的坪山镇。
  
  该镇文化服务中心干部冯运生为采访组特别推荐了采访对象——夏天官故居。
  
  夏天官何许人也?据垫江和涪陵县志记载,夏天官,本名夏邦谟(1485~1566),明代官吏,字舜俞,号松泉,明正德三年进士,历任道、州同知,两淮运判,官至工部、户部、吏部尚书。嘉靖三十年辞居涪州,时与杨慎结社唱酬。
  
  百度词条记载如下:【夏邦谟】(1485~1566)明代官吏。字舜俞,号松泉。重庆市垫江县人。正德三年(1508)进士,授户部主事兼户部考功稽勋、德州仓正等职,掌管户口、财赋和官吏考核。在任期间,对收支严加监督、核审,严禁地方官损公肥私。因持论公正,被贬为两淮运判。不久,任道州同知,推行“一条鞭法”。历任云南参议,湖广、浙江、江西副使,云南参政,福建按察使,右都御使等职。曾参与、主持平息内乱5次,因镇压太仓盐工秦潘等反抗有功,受到世宗赏赐。嘉靖二十六年(1547)以后,历任户、吏、礼部尚书等职。在任期间,查田亩,裕税赋,弥补国库长期亏空;纳群言,拒馈赠,不为权奸左右,深受世宗倚重。权贵忌恨,不断寻隙攻讦,嘉靖三十年(1551)被罢官。晚年居涪州,与杨升庵赋诗唱和。杨升庵,乃《三国演义》开篇词《临江仙》“滚滚长江东逝水”的词作者。
  
  夏天官已经作古450年。在坪山镇古佛村,仅有自生桥、清平小学以及夏天官故居遗址,还可以追忆当年的蛛丝马迹。当然,还有当地村民口口相传的关于夏天官的传说。
  
  夏天官与自生桥
  
  公路边有一座保存比较完好的桥,名曰“自生桥”。据《涪州志》载:“自生桥,在明吏部尚书夏邦谟宅前,一石跨溪,长有数丈,行人往来稳便,不假人力”。又载:“自生桥,占地面积19.32平方米,桥面由六块巨大的条石砌成,每块条石长3.5米,宽0.92米,厚0.5米。桥总长10.5米,宽1.84米。通高2.3米,跨度3.2米。桥的桥墩分别为麒麟和龙,麒麟和龙的头向着沈界公路,尾向着石沟水库。”
  
  关于夏天官与自生桥的传说,周边村民几乎人人耳熟能详。
  
  记者采访时,路遇联合村7组72岁的伍大国老人,他给记者讲了一个优美的传说。据传,夏天官小时候很贪玩,经常与一群小伙伴到桥上来玩。有一次,夏天官骑在龙脑壳上玩时,不小心从龙头上跌到桥下小溪里。因溪水较深,伙伴们都被吓坏了,认为夏天官必被淹死。等到大人们赶来抢救时,夏天官却安然无恙地爬上岸来了。大人们问他是怎么起来的?夏天官笑嘻嘻地说,他从桥上掉下水时,仿佛有人用手把他托起,并没有沉入水中,随后就把他托到水边,他就爬上岸来了。人们都感到有些莫名其妙,古佛堂的长老和尚说,那是因为有神灵在暗中保佑夏天官。
  
  既然是传说,也就无从考证。或许这也是村民出于对当地历史名人的一种敬畏和尊重,而编纂的一个传说。
  
  站在桥上,记者观察发现,桥面下的麒麟和龙都已经遭到损坏,据当地70岁的村民瞿光书介绍,那是在破“四旧”时,被人们故意毁掉的。老人一边说,一边摇头,直叹可惜。
  
  坪山镇综治办干部方廷刚站在石桥上,用手测量起石桥的长度,向记者比划和证实史载数据是否准确,他说:“这个长宽、厚度、跨度和总长等数据还真差不多呢!”
  
  桥的旁边,长着一棵大黄葛树。瞿光书老人说:“这棵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有的,也没有人栽种,听祖辈人讲,距今应该有几百年了。曾经有人出了二十万,我们都没舍得卖的。”老人说,那棵树在破“四旧”时被放火烧过,所以树杆的中间是空的,很多小孩玩耍时,都从树下面的洞爬进去,再从上面的洞钻出来。
  
  探访夏天官故居
  
  穿过一条公路,前行约莫5分钟,便到了夏天官的故居遗址。
  
  “当时房子还保留起的,我们还在里面住了几年。”说到夏天官的故居,古佛村2组村民冯国义很是熟悉。他说,1998年的时候,他将夏天官的旧宅拆了一部分,在原有地基上建了个两楼一底的房子,居住至今。
  
  “你看,这些条石,我们没有动,都是原来的。”冯国义拉着记者,不停地介绍。
  
  “故居原来是穿斗房,遗址保存得比较完好,几年前土地复垦的时候全部拆掉了……”现年70岁的村民夏顶才说,当时也不知道这个宅子的价值,就拆了。现在想想,已经保存了四五百年的房子,拆了还真是挺可惜的。
  
  “这里原来是堂屋,那边是偏宅。”冯国义说,他家现在房子的旁边,就是原来的堂屋。
  
  记者看到,原来堂屋的地方,已经只剩条石铺成的地基,上面盖了一个彩钢棚,堆满了农具、柴禾以及杂物,破旧而且杂乱。
  
  旁边,便是原来的大院所在地,旧貌已经荡然无存,只剩用来挡泥土的条石,孤零零地摆放在那里。
  
  最能唤起记忆的,或许就只剩院坝里铺设的条石了。春雨飘落,庭院的石板上,泛着淡淡的亮光。青苔躲在角落里,似乎在回忆几百年来的变迁。思绪,仿佛回到了几百年前。那时,夏天官的故居,虽然不大,但必定精致、干净整洁,或许也是车水马龙、人声鼎沸……
  
  夏天官与古佛堂
  
  夏天官的成长和成才,离不开古佛村这一方水土,离不开鹤游坪古朴醇正的民风,也离不开他学习的启蒙地——古佛堂。
  
  古佛堂也就是现在的清平小学,离夏天官的故居不远,约莫几里路。冯运生介绍,他小时候就在原古佛堂所在的清平小学读书,当时的课桌或许就是古佛堂一直传承下来的。现在,除了清平小学所在地,再也没有一丝古佛堂的遗迹保存下来了。冯运生感叹说,或许有点遗憾,但是社会终究是要发展,要进步的。
  
  古佛堂的遗迹已不可考,但夏天官与古佛堂的传说,仍流传至今。
  
  据传,夏天官在古佛堂念书时,有一天放学后,先生让夏天官留下来打扫学堂的清洁卫生。学堂里面有一蹲菩萨塑像,夏天官手提扫帚,对着菩萨塑像说:“您在这里,我不方便扫地,不如您先出去,我扫完地后您再进来。”话刚落脚,那菩萨塑像就飞出去了。等到夏天官把地扫完,那菩萨塑像又自己飞了进来,归回到原来的位置。
  
  方廷刚说:“坪山这一方水土养育了一代名臣夏天官,坪山镇的人们也以夏天官为家乡的荣耀,这些口口相传的关于夏天官的传说,就是人们对夏天官最好的怀念”。那些关于他的美好故事和传说,深深地融入了巴渝文化,成为巴渝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  
  “而更重要的是,通过这次寻访夏天官少年时代的成长足迹,让我们垫江的孩子们都激发起热爱家乡的豪情壮志,为垫江经济发展献计出力!”参加采访的记者们表示。
  
  ◆延伸阅读
  
  夏天官与蔡龙王的传说
  
  后来夏天官当了吏部尚书,因当时皇宫里一个姓蔡的仆役和他都是涪洲人,二人关系亲密。一天,蔡对夏说明自己的身份,他原是长江的龙神,住在涪陵的龙王沱下的一座龙宫里,因错发雨部,触犯天条,使涪陵城遭受旱灾而被玉帝处罚,在人间受罪。出于友情,夏天官便焚香上奏天庭,替蔡龙王求情,蔡龙王得以返回龙宫。龙王十分感激,便送了一颗避水珠给夏天官,好让他自由来往龙宫。一天,夏天官度假还乡,和夫人同访蔡龙王。酒后高兴,夏天官要求一见蔡龙王原形,蔡龙王答应了,但条件是只能有一人可以观看,绝不能两人同看。约定在三更夜间,夏天官可以凭河而观,那时只见金光灿烂,河水奔腾,一条很大的龙头出现了,两目闪烁,鳞角峥嵘,全身长有十丈,来往舞动,龙尾也看得清楚。可是夏天官看得出神,不禁大声叫好,他夫人忙来问询,无意中也看到神龙,一下子满河一片黑暗,什么也看不到了。害得龙王差点没能变回人形,于是两人从此失和。夏天官引为懊伤,悔不该两人同看。每当龙王因为这件事情在龙宫里发怒的时候,龙王嘴处的江面上就会出现三个巨大无比的漩涡,使得无数船只误入漩流,葬身鱼腹。人们为了镇住“龙王嘴三漩”,便在涪陵城东南的山脊上修建了一座塔。每天上午九时左右,日光斜照的塔尖影子正好直插西面州府城外江中“三漩”的正中间,因此镇住了“三漩”。那塔就是现在涪陵的白塔,当地人又称之为文峰塔。
  
  金头的传说
  
  自古忠奸不两立,夏天官是个大忠臣,不幸与大奸臣严嵩同朝为官。夏天官为官清廉,生活俭朴,在朝中得罪了严嵩,因此受到严嵩的排挤。于是夏天官便辞官回乡,家人为表示夏天官是衣锦还乡,荣归故里,就暗中叫人装了十几车石头冒充家产,随身护送返川。严嵩得到夏天官的家产多达十多车的消息,就向嘉靖皇帝密报,诬陷夏天官是大贪官,有十多车贪污受贿的金银财宝。嘉靖皇帝就让严嵩拿回夏天官问罪,严嵩即假传圣旨,令锦衣卫追杀夏天官。锦衣卫奉令在途中将夏天官杀害后,打开车子一看,里面全是石头,根本没有金银珠宝。于是,造成了一个大冤案。后来,严嵩因操纵国事,吞没军响,贪污受贿,残害忠良等罪恶,被嘉靖皇帝革职。嘉靖皇帝也给夏天官平了反,并赔赠一个黄金做的人脑壳,作为对夏天官及家人的补偿。夏天官的家人扶灵柩回老家安葬时,为防止别人盗墓偷金脑壳,在涪州境内选择了72座(也有说是36座)墓地,又用楠木制作了同样规格的72口棺材,同时出丧运到各个墓穴安葬,埋了七十二座疑坟,故有七十二丧轿之说。为了防止消息泄露,凡是参与埋葬的民工全部被杀掉陪葬。据说其中一座墓就建在离涪陵清溪镇约五里地一个叫何家坝的地方,那墓地有石人、石马、石将军、石牌坊、石级、拜台、华表无不俱全,规模宏大壮观。甚至,还有人传说涪陵卷洞乡境内燕窝桥下面有夏天官的悬棺,也有人说在下游的土龙桥和打铁桥。
  
  来源:垫江日报

标签:明代 官吏 夏天官 探索 坪山镇 故居 夏邦谟 
相关评论

夏氏宗亲网  版权所有    QQ:477951849   手机/微信:18908662169

 

夏氏宗亲网为纯属公益性的网站,无任何商业目的,弘扬大禹文化为夏氏宗亲提供寻根问祖,沟通交流,资料查询。全站资料永久免费对全球的夏氏宗亲开放,若发现网站所载信息若有不准确之处,请与管理员联系以便更正或删除

闽ICP备17018138号